聚星娱乐总代

 > 新影厂频道 > 新影足迹 > 正文

定义你的浏览字号:

《在激流中》拍摄散记

范 厚 勤

 
  2010年10月18日 09:11    来源:  

木筏工人在激流中

 

在福建林区,最使我们惊佩的是林海深处木筏工在激流中的英勇劳动。

 

在这些深山密林中,长满了几人合抱的香樟木,几十米高的杉木、红松等城市和工矿区需要的良材,但是要从这悬崖绝壁上把它运下山去,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

在丛山峡谷之间,奔流着无数的山泉小溪。运木工人就利用这溪涧山水,把一根根木材放进去,让它们顺流而下。沿溪几十里在容易“卡”住的关口,都有人守岗,木材“卡”住了,就把它顺直。待木材运到小河口时,再扎成一个个木筏,开始了惊险的远航。

 

为了拍摄纪录片《在激流中》,我们在筏上生活了非常有意义的十天。

 

1962年5月,范厚勤同志(左二)拍摄《在激流中》时生活在福建金溪木筏上

 

我们乘木筏从泰宁县到顺昌县航行一百四十五公里,遇到大小险滩一百多个。从梅口到芦庵滩二十五公里间,航道迂回曲折,两岸峭壁矗立,水位差距达一百多米,水急礁多,水情航线变化莫测,形成了著名的金溪十八滩。其中尤以芦庵滩最为险恶,千百年来人们感叹道:“芦庵滩,十过九翻”,真是“乱石穿空,惊涛拍岸,卷起千堆雪”。滩旁有两座古老的庙宇,在许多石碑上记载着“”滩石林立……水与石相搏激,触之者辄立碎……一岁中几无完舟“。

 

在连续的险滩中,我们乘坐的木筏像游龙似地飞快闪过。勇士们熟练地驾驶着木筏,刚穿过一个险滩,前面又是一个险滩。我们的摄影机应接不暇,抢了一个好镜头,又是一个好镜头,真是好景不断。巨浪扑上木筏,把紧张划桨的筏工淹没半身,他们就潜游在水下操作。木筏颠簸激荡,立在筏上拍电影很难站稳,几次摔倒下来。但看到筏工英勇顽强坚持战斗,我们也就信心陡增,坚持拍摄。

 

在拍完一连串过险滩的镜头后,我们紧接着拍木筏过隧洞的镜头。因为水电站的大坝把河流拦腰斩断,河水被逼流经五百多米长的隧洞,洞径窄小而弯曲。我们想随同木筏穿洞拍摄,有的同志曾一再劝阻我们,怕我们被木筏甩下来;而且洞内伸手不见五指,凶猛咆哮的洪流撞击岩石,震耳欲聋,心脏不好的人会受惊晕倒。但是我们想“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“,决定随筏穿洞,作这十几分钟的难得旅行。

 

我们携带着轻便的摄影器材,跪在木筏中央。因为洞径小,从水面到岩顶只有两米,站起来铁头也会被洞顶岩石撞碎。木筏进洞前要排队,每隔十分钟放行一个,防止在洞内发生阻塞或撞筏事故。当我们木筏得到指挥员绿旗的指示后,立刻启航向洞口冲进,滑行速度如飞。一瞬间已到了洞口,筏工像引线穿针一样准确地把木筏笔直地穿进洞口去。

 

刚进河,洪水咆哮的回声,如雷贯耳。洞内阴森,冷风刺面彻骨,刚才在洞外还热得擦汗,一下子冷得打哆嗦,像从炼钢炉前一下吹到冷藏库里一样。木筏在洞里一拐弯,霎时间天昏地暗,比在黑房里还要南北不分。我们在一阵紧张的拍摄工作后,在墨黑中摸索着跪转相反方向,准备拍摄木筏出洞情况。

 

这时,远远地出现一星亮光,渐近渐大,我们摄影机的马达又运转起来。筏前工向我们做了预先约好表示紧急情况的手势。原来他根据洞内水流和水声,判断今天出洞的水势是很大的,要我们加紧防范。果然不错,从取景框里可以看见洞外水浪撞击,溅起像云雾似的水气,白茫茫一片。我紧紧握住摄影机,瞄准洞口,顾不上考虑其他问题了。一瞬间,陡然亮了起来,洞口水流像瀑布一样倾泻直下,然后叠成三折,翻滚成三个连续洪峰。木筏急剧冲下来,取景框里但见天翻地覆,山河剧烈摇晃,我也不知道拍了些什么画面。恶浪滔天的三峰过后,终年守护在洞外的急救船上的安全工,看见我们这几个稀客,笑向我们招手时,我们才发现摄影机和大家的衣服都已经湿透了。

 

过了这最后难关,在风平浪静的江面上仰望两岸,艳丽的百花丛生,百鸟齐鸣,运木工人们引吭高歌,歌声在峡谷里不断回响,应和着潺潺泉水声,真是一首美妙的大自然合唱。没有多久,大批的木材就胜利地运到了交通沿线的集材场。

 

   写于1962817

本文作者:时任中央新影摄影师

 

 

 

1/1

视频推荐
最新资讯
精彩推荐